一堆废弃物被点燃后冒出浓烟

  • 在“安全责任公示牌”上标注为“七组”的“金瑞达门业”仓库里,工人正在对铝合金门框进行切割和打磨,现场溅起阵阵火星。而在旁边,却有一间明令禁止设置在仓库里的办公室。

    “之所以会出现成片的违章仓库,直接原因就在于巨大经济利益的驱动。”这名知情者说,“看到别人发财后,就有人开始效仿。最终违章仓库连接成片。别人开玩笑说,黎托农民不种地,只‘种’仓库。”他还透露:“有的仓库成了地下黑作坊的窝点,有的成为假冒伪劣产品的藏身处。”

    记者在暗访中发现,这里不仅消防水源匮乏,甚至没有见到一只消防栓。“都是临时搭建的简易仓库,哪里会有消防栓啊?”一名当地居民竟不以为然地表示,“不管这么多,富贵在天。”

    “在黎托,违章仓储建筑成片,火灾隐患重重。”近日,一位读者向长沙晚报反映,雨花区黎托街道部分社区的一些仓库存在较大消防安全隐患,希望相关部门加强管理,尽快消除隐患。前日和昨日,记者来到雨花区黎托街道的平阳和川河社区暗访时发现:沪昆高铁的特大桥下露天堆放着数吨化学品原料、仓库内的消防储水桶早已干涸、工作人员在木地板仓库里吸烟、为“省事”直接在仓库门口焚烧废弃物……这里一些临时仓库的消防设施之简陋、防火意识之缺乏、安全标准之虚设,皆触目惊心。

    平阳路临街“阳西四组”一间仓库的租户,将此作为酒店用品的展示和货物存储场地。这名男子说:“以前是每月15块钱一平方米,现在要涨到16块钱了。”一间仓库面积大多都在300平方米以上,按照最低标准算,一年的租金需要五六万元。据了解,不少家庭都有好几间,多则上十间,一年的租金收入多达数十万元。

    关于废纸加工等具有重大火灾隐患的行业必须退出的规定,也没有得到完全执行。在黎托货运大市场的一间临街仓库,“红翻天废纸打包厂”里堆放着大量的废纸和包装箱。而更令人担心的是,其隔壁竟然是一家加工焦炭的小作坊。记者注意到,这种废品回收店,附近还有好几家。

    与长沙南站相连的沪昆高铁东南上行联络线特大桥下,聚集了黎托货运大市场成片的仓库。前日上午9时,“远华物流”仓库门口,一堆废弃物被点燃后冒出浓烟。而在隔壁的“晨光物流”门口,一只铁桶里也在烧东西。记者注意到,两处火点均无人在旁边看管。而在偌大的仓库里,只有几只小型的手提式灭火器。“就这样子烧火啊,要是起风就好危险。火大了,上面的高铁都会受影响。”一名货车司机担心却又无奈地说。

    “这些仓库大多是修建在宅基地或集体土地上,因为没有改变土地性质,属于典型的违章建筑。”一名知情者透露,由于违章建筑本身不能办理消防验收等手续,因此“大多没有消防安全通道,也没有配备相关消防设施,存在着严重的安全隐患”。

    据了解,从2000年开始,当地村民纷纷自发搭建简易仓库对外出租。当地一名知情者称,随着城市化的推进,以前的村庄成为社区。“原来的水利设施逐渐被破坏,土地荒废后已无法耕种。在这种情况下,村民就在上面建仓库出租,租金已成为他们的主要经济来源。”

    不少仓库的门口墙上粘贴了一张“消防安全整治标准”,是由黎托街道办事处和黎托派出所共同制作的,上面对仓库消防安全管理作了详细规定。在每间仓库门口,悬挂有“安全责任公示牌”,上面有社区安全负责人和派出所责任区民警的姓名和电话。然而,尽管标准细致、要求严格,但记者走访中数十家仓库后发现,这些规定和监督形同虚设。

    黎托街道的前身为黎托乡,位于城郊结合部。由于其毗邻高桥大市场等大型批发市场的区位优势,加上这些市场本身缺乏配套的生产和仓储基地等客观原因,造就了黎托街道如今仓库连城的局面。

    在堆满货物的“安心”地板仓库里,一名工作人员正在吸烟。均为长沙晚报记者 小刘军摄

    在平阳社区,位于机场高速公路南厢的平阳路边,形成了一片存放木板、家具、电器、塑料制品等物品的仓库区域。

    在记者走访的几十家仓库里,只有少数几家在门口位置摆放了干粉推车灭火器。在平阳社区一间注明“七组”、业主为黄明权的仓库,仅有3只小型手提式灭火器,并且和拖把等杂物堆在一边;隔壁的“海洋物流”,虽然在两侧各摆放了4只灭火器,但两只消防储水桶早已干涸;标明“阳西四组”的一间调料仓库,电线凌乱地缠绕在木梁上面,安全隐患重重。

    “只要仓库里面的东西不丢,老板一般不管。”一名当地居民说,“因为员工不是自己的人,仓库的主人也不太好去说什么,只要对方把租金交了就好说。”

    在“安心”地板仓库,货物超高后直接码放至屋顶横梁,违反“货物堆放要留出0.5米的顶距”的规定不说,其工作人员的举动更是令人担心。在靠近仓库门口的办公桌位置,一名身穿蓝色工作服的中年男子,右手翻看进出库记录,左手则夹着一支香烟,旁若无人地吞云吐雾。另外一名同样身穿蓝色工作服的搬运工,则直接坐在木地板货堆上吸烟。就连正在为一辆车牌号为湘ajk478的小型货车装货的一名搬运工,在搬运货物的过程中,嘴里也叼着一支烟。

    无独有偶。机场高速的另一侧是川河社区,在胡婆桥组4号仓库,记者透过打开的一扇小门发现,里面存放着大量地板。尽管在仓库内墙和铁门上均贴有醒目的禁止吸烟标志,但一名看守仓库的男子依然坐在小板凳上吸烟。

    在不远处的“淄博长顺物流”门口,约30只单桶重200公斤、总计大约6吨重的化学品“聚醚多元醇”,直接露天堆放在沪昆高铁特大桥下。此外,在沪昆高铁特大桥下的一排仓库前,三名妇女正聚在一起闲聊,身边正在生火熏制腊肉,升起缕缕青烟。